會議模式的手機發出「叮」一聲,看了螢幕,喔,是我家的副排長打過來。

喂~(壓低聲音)

排a,你在睡覺喔。(看來我在軍中一定成功塑造出常常打瞌睡的形象,但的確,吃完中餐的我正在進行午休)

我在上班啦。(邊走出辦公室邊回話)

排a,你在上班喔,薪水多少阿?(我之前不就跟你講過了~凸)

就OOk啦,你不是知道?

是喔。也不錯啦。

你結訓了沒?還在步校喔,之前步校城鎮戰示範還教作炸藥耶!

下禮拜才結束,你怎麼知道示範的是我們?(我看報紙知道的阿)

 

排a,跟你說,我遇到一個口令下的比我還爛的排長(要輸給我,應該是挺容易的,但看來真的是挺爛的)

是喔,怎麼個爛法?(我好故意)

他是OOO單位來的,這禮拜背值星,向右轉還會下成向後轉。

真的喔?

重點他是志願役的。至少你口令下得比他好。

是喔?

對阿,你是義務役的排長阿。

--- ---

回到人間竟然悄悄地快「1個月」了!

「遙想」一個月前,真的是背值星背到退伍,跟副連長吵架,處處看連長不爽,跟POA相依為命,狂酸他一定要考上正規班,活脫就是個待退人員,待退的人最大,而且是義務役的,特別又是軍官,整個比吃了無敵星星的水管工還威。

我只是個退伍前,狂背值星的排長,帶著常被我電的阿兵哥去割草(值星官竟然跑去帶割草,就知道這個連有病)

說實在話,我都專門幹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,親力親為到別連女士官們看到我都給我一個讚(我深信不是因為我的外表促成這樁美事)。

我不優秀,事實上,我挺懶惰的,特別是退伍前的浮躁,更是讓我默默地接收背值星背到退伍前一天的事實。是阿,我不搞擺爛的事情,所以退伍前一個晚上,同梯的跑來我排長室吃鹹酥雞喝飲料時,我還窩在桌子的一小角寫著「簿工」。不曉得在窩囊些什麼,事實是責任感的建立,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,要擺脫責任感,也不是一時半刻,說放下就放下的。

--- ---

電話那頭傳來...

排a,我8/10結訓,會上中壢,到時候,你再下來找我。

好阿,到時候在約。(可是,實際上,我深怕因為工作的關係,使得我沒辦法去找你,我好害怕給承諾,因為如果沒做到,我該怎麼辦呢?)

創作者介紹

夢想飛行器

N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